>
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无法与悉尼朋友联系了(联系号码在手机里

- 编辑: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-

无法与悉尼朋友联系了(联系号码在手机里

经常在外的人,总会有一些想象不到的事情,而事情的发生又总是那么突然,如影随形的一般。

境内、境外一个样!就是看你遇见的是什么事?

余认为出门在外,首要原则是人身安全中的生存,尽可能对一切可能会产生的危险避之,躲之,甚至逃之;其次是可能对身体会产生危险的因素,尽量避之,因为无法预料而躲之、逃之,那么唯有弃之;接着是财务,个人应保管好自己的财务,这又是普遍在外出中时常发生,经常而遇之。

在墨尔本CBD的QV大楼,上了趟厕所,顺便蹭蹭QV免费wifi。LG多事,隔夜发来图片要买nike鞋子。利用如厕,联系一下。却不料用了4年多的iphone4手机遗忘在放置手纸箱体上。出门还问个路,等到车站,猛然想起好像缺少了什么?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第六感觉吧。开始翻找随身小背包,手提袋和裤子口袋,翻来翻去,就是不见那手机。起初想:丢在哪里了?开始预估没了手机之后会发生事的可能性,继而发觉:哎哟,这才可惨了,无法与悉尼朋友联系了(联系号码在手机里,国内号码已关闭)。这可是小事变大事了!是朋友带你来澳洲的(要不没这个机遇来澳洲的)。可到墨尔本的第2日你就不联系朋友,如失去音信一般。没了我的踪迹,朋友都没法报警,余下的日子朋友不要睡觉了,她的失眠症会更加严重。这时惊觉出一身冷汗。

急匆匆赶到二楼厕所,里外开始找,希望发生在澳门威尼斯赌场厕所里手袋被寻回的幸事!可是好事不多见,寻找未果的情况下,求助能说双语的人,华人面孔是寻找首要对象。出门拐弯,便是餐饮食铺,只见这家店是做中式快餐的,店员面孔是华裔的。于是上前询问:can you speak Chinese,2个小女生摇摇头,招呼里边老板,估计老板看出有急事,叫了里边小女生出来(小H,祖籍福建重庆人)。我对小H大致说个情况,希望你用手机帮我报个警。小H和老板说个大概,说我要报警。老板熟悉老练,轻轻地跟小H说,这个要找商场服务人员。小H找服务人员寻找了好几遍,总算找到清洁工,那人说这个要找商场服务台。小H开始带着我往一楼去,找到服务台。

服务台有个年龄稍大女性服务生,看上去也比较干练。一会儿与顾客交谈,一会儿打电话联系。她听取小H说了我的请求,只见她微微一说:要不要广播,我拒绝说不要广播,这个时候深深地知道:一广播,本来有希望寻回的手机变得遥遥无期,万一拾到的人扔进垃圾桶呢。女服务生说:打了手机没有?我摇摇头。这时小H拿出手机开始拨打,她说电话那头有铃声,让我听,很轻很轻。小H再次拨打,这次打通了。小H与对方语言有些障碍,女服务生接过去,然后说了好长时间,才放下电话,说拾到人等会送过来,还说在车上拾到。本来好好想着是去大洋路呢还是阿德莱德?觉得LG多事,自己的行程还未搞定,横档出了个买鞋子事。越气么越来事,忽忽想到,如果一个人出来就无所谓联系朋友,越想越心急,眼睛开始酸酸的,不争气掉出来,这档口,告诉小H手机有密码,是国内号码,手机很旧了(掉了不可惜,主要是里面有信息,其他无所谓,就是朋友的联系号码在里面)。小H安慰着,那人等会送手机过来。其实我深深知道:澳洲捡到遗失东西不归还等同盗窃罪,也知晓澳洲烧机工艺等同犯罪行为,这手机捡到的人是没法用的,但问题是,给不给呢?这可是另外回事?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过了有些时间,还没来。这时候便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杀手锏,反正已经掉泪,再增加一些威势,哭了起劲一点。这一招果然起效,女服务生受不了了,毕竟在大商场,马上命小H拿手机来打电话,三言二语就结束了,搁下手机边说边出门拿手机。几分钟而已就来了。这时候,我说:”拾到的人呢?““没进来!”“我要谢谢他”“不用了,他放下手机,就急着上班去了”。我冷冷一笑,跟小H说,是遇见小偷了,他不敢进来,而且我能肯定地说不是白人西方人。

这次在墨尔本与小H见面,我告诉她:如果不是哭,是拿不回手机的。接电话的男人应该是看到的!这事发生在去年的10月1日的午后。

5月第二次去澳洲,国内只预定乌鲁鲁内陆先驱酒店的住宿,由于乌鲁鲁的住宿超级贵,万一床铺没了怎么办?可没地方住的,不是自驾没有营地帐篷可住,事先预定好4晚。接着TAS,国内除了自驾很少有TAS城市间的交通信息。于是预定霍巴特2晚。

霍巴特店名不提了,只说过程。国内2月20预定的,到了5月23日在阿德莱德收到霍巴特店方邮件,我是24日才看邮件,说是改动房间,由原来6人女性房间改为8人男女混合房间。起初以为是骗子邮件,想想不对,便打电话给booking,询问此事。确认是真实事情,那我要换hostel。人在行中,以玩为主,到26日一早回到墨尔本早上,打电话给booking取消订单。白天在维多利亚州图书馆,收到预定时信用卡扣款,一时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款子。不拍照了,该想想这是什么款,再一想,不就是霍巴特Ahostel的一晚住宿款。然后又打电话给booking,说了情况;booking倒是很负责告知对方,对方也同意退款,就是时间很长,说要2、3个月。作为财务,这骗谁呀?出游中最烦多事情,大好心情遭之破坏。等到出了霍巴特机场,上了中巴,因为要送至酒店,必须有个地址好送,就找了Backpackers Imperial Hotel,其实当初预定时见过的,但我喜欢住普通一点,而不是类似西式的老洋房。此刻只好接受,不过新装修后Backpackers Imperial Hotel还很不错的,前台是个上海女生。本来想到了霍巴特,去Ahostel,让他们直接退款,转而一想语言很差,无法表达述求,所以不去了,这事交给booking吧。在霍巴特Information,工作人员的耐心,细心,周到。热情深深感染着我!这种服务态度就是让你去了还想去,国人真应该好好学习!隔天从酒杯湾回来途中,灵光一现,我不可以投诉Ahostel吗?不谈其他,就写honest,澳洲最看中的就honest。正是由于Ahostel不诚实,利用酒店政策(22日前无条件退订,23日须扣一晚住宿费),等到了23日才发邮件,这种明明可以提前告知的,偏偏玩阴的。

次日上午在教堂里写了投诉信,交给Information的工作人员。凭着A4纸张满满一页,工作人员以为我英文很强呢,问了问题,我搞不清楚,但我拿出手机中booking预定单给她看。她稍微明白一些,但交流不了,还是问题。正好进门华裔女孩找厕所,女孩的男伴特别好,陪在我旁边一直没走开,可惜不会华语。女孩回来见男孩在我旁边,估计不好意思了,帮我回答了问题,原来Information要确认28日一定没入住过,要看28日预定取消单和之后的预订单。Information估计打电话问了Ahostel,那边款子以美金方式入账了。Information问了还要投诉吗?不需要了,钱到账就OK了。虽然美金与澳币相差了一些,但总的来说,能够退款已经很好啦!为了这一件小事,与booking打了好几次电话,又发了邮件。等以为事情了结了,booking发邮件道歉,本人觉得与booking无关,毕竟是第三方平台,帮你们沟通协调办理事宜,该做的已经做了!咦,没想到booking当一件事情来做,还提出赔偿。有钱拿总是好事,或许我的信誉好!还问赔偿可以接受吗?本来也是额外的,有嘛就可以无须狮子大开口。钱真的来了,待好好感谢booking中文服务团队和管理层。

本来这不是事情,与其他相比小儿科了,但如不去投诉,Ahostel是会退款,但不知几时,等到那时早已回国了,而且不可能为了100多元,整天盯着booking让Ahostel退款。但Ahostel做法太气人,明白的欺负我不懂英文,欺负我一人出行,如果碰到西方人、白人,Ahostel他敢不敢,就凭这,也该争取维权!澳洲的人很好!真好!不是移民浪潮把杂七杂八人混入,澳洲是个honest国家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图片 4

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旅游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无法与悉尼朋友联系了(联系号码在手机里